女孩们的腐坏,是从痴迷玛丽苏开始的

真实故事计划 1月前 ⋅ 155 阅读

在学生时代,每个女生都会有形影不离的小姐妹,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去厕所。我的小姐妹,叫小茜。

我俩是初中同桌。我成绩一般,靠走后门才上了这所初中,她则是凭本事考进来的。她小升初成绩很好,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块读书料子,将来肯定有出息。

对两个孩子来说,去县城读书算是“背井离乡”。要先走两个多小时山路,再经历一小时左右车程才能到学校。初中三年,我俩一直是同桌,也是好朋友。

学校每个月会有月考,年级前十名会有相应奖励。小茜几乎每个月都能上台领奖。奖品是笔记本和碳素笔,她有时用不完,会分给我些。

初二时,在外省打工的小茜爸爸给她买了个手机。最初她只用来跟父母联系,从不带去课堂。

不久,室友给小茜推荐了一部网络小说,其男主是霸道总裁,女主是在餐厅兼职的穷学生。这部小说成为我们每晚讨论的主题。

但大家摸清套路之后,很快失去兴趣。只有小茜,不管吃饭还是上厕所,都捧着手机看这部小说。

那时正是网络文学的巅峰,科幻、古言、现言,应有尽有。小茜最喜欢的,是霸道总裁系列。

这类小说内容都差不多:身高一米八、长相英俊、身价百亿的富二代,看上一个相貌平平、家境贫寒、心地善良的女孩,对她展开疯狂追求。

 “这些小说都一个套路,你花那么多时间看,有意思吗?”我问她。

小茜白了我一眼,说:“你不懂,重点不在小说情节,而是跟女主一起经历起起落落的人生,被渣男抛弃后马上遇到多金帅气的白马王子。”

我确实不懂,也没意识到看小说有多大问题。小茜家境一般,但父母重视教育,生活费很足。她成绩好,五官也好看,我想她只是暂时把自己脑补成小说女主,早晚会从狂热中走出来。

之后的一次月考,小茜从年级第一滑到第三,这让她有了危机感。她基础好,稍一努力成绩就会提上去。

重返第一后,她拿起手机,继续看小说。以前宿舍熄灯她就会睡觉,后来她看小说入迷了,开始熬夜,越熬越晚

一次英语课,小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老师叫她一声,她突然被惊到,站起来踉踉跄跄往外走,嘴唇发白,把全班人吓了一跳。她说身体不舒服,想吐。老师让我陪她回去休息,回到宿舍,她倒头就睡。

很快,她成绩再次下滑。成绩下滑她就会恶补,成绩一回升她又去看小说,后来,她索性放弃挣扎,一心一意投入到小说中。

剧照 | 《下妻物语》

我复习功课时,小茜在旁边看小说,时而傻笑,时而皱眉。

有次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她还没有睡,正聚精会神盯着手机。她发现我看她,竖起三根手指,发誓:“看完这部,就不看了。”

我知道,这部看完,她立马会找一部新的,一部接一部。

以前月考成绩下来,小茜会主动打电话给父母报喜,但之后她再也没打过。

小茜父母打电话问她成绩,她总是支支吾吾,双方经常讲到一半就吵起来,她干脆不接电话了。

她妈妈打电话问我:“小茜是不是谈恋爱了?”我不敢说什么,更不能说罪魁祸首是网络小说,怕小茜与我绝交。

她对言情小说越来越痴迷,光看不够,还认真“做笔记”。她买来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把书名、作者和一些句子抄上去。

那个笔记本是她的宝贝,谁也碰不得。有次不知谁的奶茶滴到上面,湿了一大片,小茜气得大哭,重新买一本,连夜把所有笔记抄写到新本子上。

离中考时间越来越近,小茜的备考状态不理想,我经常想办法劝她“回头是岸”,但都没有效果。

“小说里女主,都是在什么时候遇到男主的?”有一回我问她。

“大多都是上大学的时候。”她说。

“那你离遇见白马王子,还有好几年呢,现在你应该努力,考个好大学啊。不然连遇到王子的机会都没有。”

我这几句玩笑话,被她听信了。

几天后,小茜突然跟我说:“你说的没错,那些女孩相貌平平、家境不好,但成绩都很优秀。我决定好好念书,为遇到白马王子做准备。”

这番话让我很想笑,我开始怀疑她的智商。但不管这些话有多离谱,至少她真把精力放到学习上了。

小茜的觉悟,显然有点晚了。最后我考上一中,她却因为两分之差去了二中。消息一出,周围人都很惊讶,在他们的认知里,小茜是学霸,我才是靠走后门的学渣。

她爸爸大动肝火,父女俩大吵一架。

小茜哭着来找我倾诉,说:“将来我一定要嫁给又帅又有钱的人,叫那些奚落我的人都后悔去。”

上高中后,我们很少有机会见面,平时只能电话和QQ联系。我跟她说学习压力和新朋友,而她只跟我聊言情小说。

不仅对言情小说的热爱有增无减,小茜连说话、穿衣都开始往“玛丽苏”路线发展。

她讲话,时不时蹦出一两个嗲嗲的台湾腔。并把自己塑造成萌妹子,把原本有些蜡黄的脸化得雪白,穿着粉白色系公主裙。

剧照 | 《下妻物语》

高二寒假,小茜有很多东西要搬回家,让我去帮忙。到了宿舍,我才知道是要搬两大箱言情小说回家,每本都很崭新。

“这些书是我的精神寄托。”她买这些书不是用来看,是为了收藏。

我们费了吃奶的劲,连拖带拽把书运到她家。小茜父母不识字,但光是看封面就能知道不是“正经书”,对高考没有任何用处。

小茜爸爸暴怒,随手抓几本丢到炉子里,她歇斯底里地哭起来。那些书都不便宜,为买它们,她一直省吃俭用。

但小茜没有收敛。因为经常熬夜看小说,她视力严重下降,戴上厚厚的眼镜。村里没人戴眼镜,大家却对她戴眼镜很理解:“读书人嘛!”

开学以后,为了解小茜的近况,我联系上她的室友:“小茜的成绩怎么样?”

小茜室友似笑非笑,说:“挺稳定的。”

我暗暗佩服小茜,终于觉醒了,没耽误学习。直至我看到小茜的成绩单,才知道她室友是什么意思:小茜成绩一直垫底。确实很稳定。

我从不敢对小茜说教、让她好好学习,因为自己的成绩也不好。面对数理化,我不止一次想放弃努力,文理分班后,我成绩才慢慢好转。

为了鼓舞小茜,我对她说:“要不我们以后考同一所大学吧。”她连连点头,但我知道她不会为此努力。

高考成绩出来,我们分数差了一大截。我俩没能去同一所学校,我如愿去学中医,她选择幼师。这两所大学在同一城市,我们平时能见见面。

小茜来我学校玩的时候,被学长陆泽碰见。小茜说话很嗲,陆泽觉得她“看起来很乖”,想让我帮忙介绍。陆泽人很好,跟我关系不错,我有意撮合他们,于是向小茜转达陆泽的心意。

“可能不太合适,他达不到我的标准。”小茜问了下陆泽的情况,支支吾吾地说。她嫌弃陆泽念的不是名牌大学,家境一般,身高才一米七六,与她的理想型男友差远了。

我在心里吐槽她:“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还整天想着勾搭高富帅。”

我费尽口舌,小茜才答应跟陆泽见面。一起吃饭时,我借故先行离开,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机会。

陆泽开始追小茜,玫瑰、零食轮番送,还经常约她吃饭、看电影。陆泽是校青团干事,情商很高,不少女孩喜欢他。这种追求方式,让小茜觉得,陆泽是学生时代的霸道总裁。

一个多月后,小茜没能抵抗陆泽的甜蜜攻势,跟他在一起了。以前我很担心她被“玛丽苏”荼毒,执着于钓金龟婿。看到她接受陆泽,我放下心来。

然而没过多久,两人就出了问题。

那天,陆泽突然要我帮忙去劝劝小茜:“我洗澡时没接到小茜电话,她跟我大吵一架,之后一直不理我。电话不接,人也躲着,听她室友说,这几天她都没有好好吃饭。”

我心想不至于吧,但他都这么说了,我只好去看看。我买些吃的去找小茜,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脸色苍白,头发乱糟糟的。

“你至于吗?不就是没接到电话吗?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他跟我说当时在洗澡,没有听到电话响。别闹了,他现在可担心你了。”

“真的吗?”小茜从床上爬起来,脸上带着笑。

“当然,他让我过来看你,赶紧跟他和好吧,不然他要疯了。”

小茜一脸满足,说:“书里男女主都这么虐,他们因为各种误会互相折磨,最后才会和好。”

剧照 | 《下妻物语》

我告诉她:“如果再这么作,你俩就没法儿和好了。”不知道是我的话让她有危机感,还是觉得虐得差不多了,反正她主动跟陆泽和好了。

像这样 “作”的事情有好几次,陆泽都选择包容,两人虽吵吵闹闹,但一直没分手。

一次,小茜急性阑尾炎。手术后,她让陆泽给把自己转到VIP病房。

医生在一旁笑着说:“阑尾炎不严重,在普通病房住几天,把线拆掉就可以回家。”

她却不依不饶非要转。陆泽好说歹说,小茜才不情不愿地放弃住VIP病房的念头。

陆泽忍不住向我抱怨:“这医院又不是我开的,我一个穷学生,哪有钱给她住VIP病房啊!”

我们大二时,陆泽大四,每天赶着投简历、参加各种招聘会,小茜却不是很支持。

“干嘛要像萝卜白菜一样让别人挑啊?为什么不自己创业呢?过几年就可以当总裁了。有些小说男主不到二十岁就创业,你已经有点晚了,不要浪费时间去招聘会了。”

陆泽多次让我劝小茜:“让她清醒点,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这辈子都当不成什么霸道总裁。”

可小茜铁了心要陆泽去创业。

我问她:“陆泽去创业,那你干什么。”

“我在他身边就好,小说里女主都是这样,什么也不用做。”她回答说。

陆泽不管小茜阻挠,去一家公司实习,一个月就顺利地转了正。但没几天,老板突然阴阳怪气地对他说:“你还是走吧,我们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陆泽觉得莫名其妙,追问好久,老板才把真相告诉他。是小茜去给他辞了职,说:“陆泽不是一般人,他将来要成就一番大事业,这家公司太小,没有他施展能力的空间。”

好好的工作被小茜搅黄,陆泽再也忍受不了她的幻想,提出了分手。分手后,小茜浑浑噩噩过了几天,跑去餐厅兼职,说在那里遇见白马王子的几率比较高。

2014年,我考上本校研究生。本应和我同时本科毕业的小茜,却没有拿到学位证,她经常翘课去兼职,挂掉好几门专业课。

拖了一年,小茜才拿到学位证。她开始在一所私立幼儿园当老师,工作总算稳定,感情却一直没有着落。

我问男朋友,能不能把他兄弟介绍给小茜。男朋友直摇头:“算了吧,我兄弟达不到她的要求。”男朋友语气讽刺,我当场翻脸,跟他吵起来,为了讨好我,他才答应介绍。

在约好的时间、地点,小茜却没有露面。我质问她为什么没来,她支支吾吾,让我不要替她操心。

我忍不住开口大骂:“你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梦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完美的男人?你26岁了,别再那么幼稚。”

那之后,我再也没有问过她的感情状况,她也不再跟我讲那些小说和幻想。

我跟陆泽几乎没有联系,最近一次见面是在医院,他和女朋友去做婚检。当年的翩翩少年,现在微微发福,他邀请我去参加婚礼。

和小茜分手后,陆泽重新找工作,并坚持不懈地考公务员,最后进入国税局,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

我发微信,把陆泽的婚讯告诉小茜,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良久,我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作者木夕,新媒体编辑

编辑 | 刘妍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