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甩掉了身体的三分之一

真实故事计划 1月前 ⋅ 157 阅读
减肥,是许多女生终生的战役,是一个孤独而又艰辛的选择。在镜子前看到慢慢变瘦的那个人时,她们才终于看见了自己。

 

我身高161厘米,最胖的时候152斤。

 

至于我为什么会这么胖,我妈和我一致同意,这要追溯到二十年前的某个夜晚。

 

四五岁的我喝了一碗蛤油。从那之后,我开始变得很贪吃,并心心念念当年那碗蛤油的美妙味道二十年之久。

 

食欲像一种毒瘾,染上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敢在寝室里放零食。只要它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都会像饿死鬼一样全部吃完,连渣也要舔净。

 

胖子确实不是一口吃出来的,是一口一口吃出来的。

 

读幼儿园的时候,学校门口卖一种小蛋糕,我每天都缠着奶奶给我买一个。学画画时,教室门口有一个肯德基,每周画完画总要让爸爸带我去吃。记忆里,有很多次妈妈带我去吃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吃完出来我都饱得想吐,然后就真的吐了。

 

所以胖能怪谁呢?

 

从小,很多人都喜欢捏我的脸,像逗小狗一般。不同的是,逗狗的人还知道轻重,不会捏得小狗叫唤起来,但捏我的人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

 

“有这么多脂肪缓冲,不疼的。”他们总会这么说。每次我都忍着,再疼也不会翻脸。

 

从幼儿园我就意识到,胖鸟要先飞。胖子没有好看的外表,就得用好脾气来弥补。因此,不管别人怎么嘲笑,我从不生气,永远笑嘻嘻的。有个男生曾经对我说:“朱小溪,你真找不出什么缺点了。”他说的是我的好脾气,但他不知道,这是我十几年来自卑和克制的结果。

 

初一的时候,我开始有了明显的男女性别意识,我发现自己身边只有女生朋友。有一天放学后,班里一个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好看男生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我心里窃喜,又仿佛预料到什么,心情忽然沉重。

 

“你为什么能吃得这么胖啊?”

 

我心里一紧,开口却只打趣说你猜啊。那一刻我醍醐灌顶般意识到,我也可以和男生做朋友。胖,就是我可以和男生聊的话题。

 

自那以后,我接触到越来越多的男生。跟他们稍微熟络后,他们就会不停地说“你多少斤啊?”“你快教教我怎么能吃胖!”“你这么肥打起来应该不痛吧?”为了能跟他们有更深入的交往,我也不在乎卖卖我这个缺点了。由于我不爱生气,看起来又胖胖的,很容易相处的样子,朋友就慢慢多起来了。

 

当时,我并不会考虑这种交友方式是否畸形,自己会在这些友情中受多少伤。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尤其是以前因为自卑从没接触过的异性朋友,这对我来说就够了。我唯一的顾虑是怕爸爸妈妈知道我竟活得这么卑微。

 

高一时,班里有个活动,每个人可以给班里任何一个人写纸条,说你想说的话,最后大家会拿到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大家写给自己的字条。我的信封是最厚的,我妈妈很开心,把那些纸条一张一张贴起来。

 

她不知道我已经事先把一些言语过激的纸条偷偷扔掉了,比如“你这么肥怎么还能这么自信啊”。

 

在潮汕话里,“肥”比“胖”用得多,所以“老肥”“肥猪”“阿肥”他们叫起来更顺口,同时也更刺耳。我特别感激那些只叫我“猪”的同学,听起来可爱多了。就算不小心被我妈妈听到,我也能说这是可爱的昵称。我妈妈从没当面听到别人说我肥,就算是听到别人转述,她也会气到掉泪,然后用自己笨拙的方法帮我出气。

 

我一直安慰妈妈:“没关系的,同学们都是在开玩笑啦。”

 

其实,怎么可能没关系呢?二十年来,每一次听到“肥”字或“胖”字,我心里都像被刀割了一下。

 

肥胖让我有了许多男生朋友,唯独就是没有男朋友。台剧《我可能不会爱你》里面有句台词:男女之间不可能会有纯友谊。我对此一直嗤之以鼻,谁说没有的?

 

胖女生和身边的男生就是这种纯友谊,比纯净水还要纯。

 

早几年网购还没有那么普及的时候,我看了电视购物中减肥药的广告,很是动心,求着爸妈给我买了一瓶减肥药,据说抹在肚子上就能燃脂减肥。爸妈当时没说什么就给我买了,还每天定时提醒我抹药。后来那瓶东西不见了,我想着没什么效果,也就没去找。后来爸爸趴在地上用衣架把那瓶东西从沙发底下勾出来了,他开心地跟我说,找到了可以继续用了。每每回想起那个场景,我就觉得心酸不已。

 

上大学前体检,医生说我有轻微脂肪肝,我没什么概念,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是我妈妈,听到医生的话时,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慌乱我到现在也忘不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肥胖不只是外形上的问题,它已经影响到我的健康了。           

 

我开始尝试一些相对健康的减肥方法,比如针灸。第一个星期就减了十斤,但反弹也特别快。进了大学,大家被各种新鲜事物吸引,身边朋友也不再那么直接地指出我的肥胖,我就一直自欺欺人——我可能也没那么胖吧。

 

直到大二寒假,我每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有一天随意上称看看,顿时就被称上的数字狠狠戳到——76,单位是公斤。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前途如此迷茫,胖子本就活得艰难,颓废的胖子就更没有未来了。我决心要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

 

比起节食的痛苦来说,更多时候是受不了别人的眼光。不管我有意还是无意地吃少了,别人就会带着一种嫌弃的语气说:“你怎么吃那么少,减肥啊?”听了这话我就会迅速否认,抓起筷子猛吃起来,只想证明自己并不在意肥胖这个事实。

 

那时恰逢去韩国交换半年,进入一个语言不太畅通的新环境,正好利于我克服害怕被嘲笑的心理障碍,因为就算被嘲笑了大概也听不懂。

 

去韩国就像是个分水岭,胖了那么多年,我终于看到了一点点变瘦的可能。韩国食物偏辣,很多我都吃不了。在那边的上课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八点,覆盖了两餐饭的时间。楼下的健身房每天都开,还不要钱。没有了朋友有意无意的评价,我减肥的决心愈发坚定了,我会在跑完一公里后咬咬牙再跑一公里,看着食堂的饭菜就会想,不然去便利店买点小东西就行了,等看到便利店食物的热量又想,干脆不吃算了。

 

瘦下来的过程其实比想象的还要漫长。就算吃得少,每天坚持运动,也总看不到效果。我日复一日地跟体重计上的数字纠缠较劲,感觉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头。直到咬牙忍受到一定周期后,再回头看,体重秤上让自己不满意的数字,已经跟之前拉开了距离。

 

我现在并没有很瘦,体重在110斤左右,但感觉人生开始有点光亮了。所有人都说我现在刚刚好,不能再减了。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从没听过的赞美啊。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我下定决心要减肥,是因为有了喜欢的男生。我瘦了,再化化妆,的确挺招男孩子喜欢,但这并不是我决定减肥的因素。我总打着哈哈说,一年前有个阿姨给我算命,说我命里不胖的。我妈妈激动地指着我说:“胡说,她现在就很胖!”阿姨摆摆手,说以后就不胖了。

 

其实,这真的是我决心减肥的原因之一。在极度缺乏自信的时候,就算是个算命阿姨讲出来的话,也会让人心生希望。有一次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发了条朋友圈说:“我不想减肥了,好累,想哭。”有很多人回复我,叫我不要放弃,正是因为看到我这么努力,他们才开始运动,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这些鼓励,也是支撑我坚持下来的缘由。

 

归根结底,对我个人而言,坚定地节食运动,只是想知道,瘦子的生活是怎样的。

 

作者朱小溪,现为大学生

编辑 | 马璇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