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了,我们在守望中渐行渐远

慕容不复 9天前 ⋅ 31 阅读

                                             
                                                                                                                        ——慕容不复

2008年2月,高中一年级的第二个学期,文理分班时我们分到了同一个班。我出生微寒,从农村考入了市里面最好的高中,第一个学期对我来说是失望的,曾经引以为傲的成绩在班上只能挣扎于中下游。分班时,作为一个男生我毅然选择了自己擅长的文科。就这样,我们相遇,开始了这十年漫长的沉默的守望。在她面前,我有逃避、有懦弱,更多的却是欲言又止的遗憾和埋在心底的对自己胆小的鄙视。

分班后,六十多人的文科尖子班,男生只有十人,每天都被女生包围着。但因为从小家境贫寒,在女生面前总有一股打心底的自卑,贫穷的确能束缚一个人。遇见她,我印象深刻,因为她那一头往下垂的头发,额前的刘海,白白的皮肤,走路踩着小碎步,男同学暗地里称她为“飘逸女鬼”,而我叫她作叶子。对于叶子我从没想过我们的生命会有什么深入的交集,直到她的真挚与热烈让我措手不及。

分班后我终于逃出了物理、化学的苦海,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文史类科目成绩也突飞猛进。在阴盛阳衰的文科班里,第二次月考就突破女同学们的围剿考取了班里的总成绩第一名,年级第三名。特别是我从小就喜欢的语文写作,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张贴。那时起叶子就时常来问我一些问题,说特别喜欢我写的一些诗词。当时我喜欢自己在笔记本里写一些诗词,她知道后说要看一看,而后就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习惯。有一次我在作文里写了苏东坡,她说她最喜欢的词人就是苏东坡,还经常和我聊苏东坡,说喜欢他的豁达、不羁和文人特有的天性。

高中气排球比赛,因为是文科班,男生稀少,高大强壮者甚少。第一场对理科班,与对方大战三场最终我们绝杀,那是我们赢的第一场比赛也是最后一场。赛后一位玩得不错的女同学买了一瓶绿茶给我,我很诧异,而后她说是叶子买的还叫她不要告诉我,那是我人生中喝过的印象最为深刻的一瓶绿茶,仿佛清凉了整个夏天。

高二如期而至,学业更加繁忙,班里来了两位实习老师来辅助我们平时的学习。叶子写了一封信给实习的女老师,诉说她对我的爱意及迷茫,喜欢我又不想打扰我的学习生活,在信中叶子说自己很困惑,老师把情况悄悄告诉了我。当时班里面也流言四起,学业繁忙的青春期那些暧昧不清的情愫是为数不多的热门话题。我很懦弱,不敢面对,选择了冷处理,有意的远离叶子。那年圣诞叶子送了一份贺卡给我,里面写着祝我高考顺利,不会影响我之类的话语,字里行间我能看出她的情感与纠结。她以为我对她没有感觉,殊不知我把她当做难得的知己和心里面最想保护的那个人。这些我都没有对她说,也没有回赠她礼物,我的冷漠使我们的关系愈发平淡,而我也只能在课堂的某个瞬间偷偷地看她一眼。

高二我打篮球伤了腿,走路一瘸一拐,每次上下六楼的教室都是一场煎熬,高考前两个月我请了一个月的病假。回到家里后,我每天的生活就是治疗、看书,还常常看一些电视,远离学校没有了高考复习紧张的气氛,复习略有懈怠。她偶尔会给我发信息提醒我好好复习,才让我想起马上就要高考了。在家休养近一个月,我已经能自己行走了,班主任打电话叫我快点回去复习备战高考。我拖着行李箱再次踏进校门,太阳很大,知了很吵,那是一个我梦里反复出现却难以回去的夏天。我拖着伤腿缓慢的走进教室,迎接我的是满教室惊奇的目光和她充满期待的眼神,当然还有桌子里一沓厚厚的卷子。而我心里想的却是:叶子,她的头发还是那么长那么黑,皮肤还是那么白。

高考前,实习老师组织的活动中我第一次握住了叶子的手,温暖中伴着一丝丝颤抖,我看到她脸上飞起的红晕,我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我们离得那么近。那时我的理想很遥远,没有珍惜眼前那伸手即可触摸到的幸福。这样的情况一直在我的大学生涯里重演,持续到现在,我依然没有找到心中的那个她。

高考,我没有达到预期,选择了长沙岳麓山下那所开放至极的学校,并在那里度过了我浑浑噩噩又幸福飞扬的最后青春时光。叶子也来到了长沙,就在我隔壁学校,不过在外地先读了一年的预科。高考后我没有关注她去了哪里,她来长沙也没有告诉我,我们的生活除了节日的祝福也难有交集。

我大二,叶子大一,一位高中同学要来长沙玩,叶子才联系我一起招待那位老同学。那是我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到她,长发卷了起来,皮肤还是一如既往地白,身材高挑。我、叶子和那位同学一起吃了饭,一起去KTV,但我们聊得很少,都是不痛不痒的大学生活以及回味高中那段忙碌的时光。唱歌过程中叶子说叫一个朋友过来,不久后一个高高的典型北方大男孩来了,坐在他旁边,气氛有点尴尬,我并没有什么表示,或许我觉得叶子应该有一个人在他身边保护她,而我一直没有勇气站出来,我希望她是幸福,我给不了她,或许是从小的贫困让我有了这样的心理,错过了人生的很多风景。此后,大学生涯我没有再找过她,只在QQ上偶尔联系,而她也没有谈男朋友。我最终还是没能走出那一步,我们本该如火般热烈的青春岁月被我的懦弱和逃避浇得平平淡淡。

大学毕业时她问我去哪里,我自己都不知道,时间过得太快总让人措手不及,恍惚间我感到自己的青春结束了。我想,我不仅荒废了自己的青春,还辜负了叶子的青春,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计算。我匆匆奔赴深圳,然而对于那里我只是一个过客,一年后我就颓丧地回到了故乡的城市,而叶子也毕业了,也回到了这故事开始的地方。我们之间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平淡却又温暖的关系,偶尔节日的问候,一年为数不多的网上聊天,也没有几句话,平淡如水,涓细绵长。

2018年,入秋时分,我又离开了那座共同的城市,独自漂泊着。叶子知道后只问了我一句:又离开了?那一刻我不知道如何回答。高中同学好多已经结婚有小孩了,她说她竟然还没有男朋友,我也想说我竟然也没有女朋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或许是一个人流浪久了,已经习惯了孤独,或许是担心给不了她心中那份美好。当我明白这些都不重要的时候,岁月已经不让我回头了。

2008至2018,十年之间,心有牵挂却渐行渐远,“许是今生,误把前生草踏青”,或许是前世她欠我一份情,今生才这样浪费在我身上。那句“又离开了?”依然没有答案,但缥缈孤鸿终究是离开了寂寞沙洲,我想叶子依然喜欢苏东坡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