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茶馆(上)

白板上的墨水 9天前 ⋅ 97 阅读

                                                          最后的茶馆(上)

                                                                                                                          ——白板上的墨水

    我总是作选择,但我的选择却又是总是错的。
        
    那年我刚刚上高中,怀着害怕和期待的心情踏入了高中的校园。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我害怕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去适应新的人。同时我又期待着在新的环境中去遇见新的人,走出自己的小天地闯一闯。我读的高中是一所全国重点中学,学校的面积很大,人也很多,我记得我们这一届就有四十个班级,全校总共有一百多个班级。一副副年轻的面孔走进校园,都拥抱着各自的期待来到这里,准备在这里度过人生中所谓“最重要”的三年。

  高中的第一堂课是军事训练,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军训”。没有人喜欢军训,因为军训附带的词语是热、流汗、晒黑等等我们不喜欢的“贬义词”。虽然讨厌,但是我们仍然需要乖乖的接受太阳的洗礼。
  “从军训第一天开始,大家记住要每天写一篇军训日记,在训练结束后交上来,我需要看看你们在军训中都有些什么收获”。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环顾一周后说道。这是我们第一个名义上的作业。我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日记对于我来说就是重复一下今天做过的事,至于感想,是应“老师的要求”强行附上的。所以我就在这一周里面发奋图强,努力的完成上面交代给我的“任务”。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军训也正式结束。军训结束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日记本,在老师进教室统一收缴之前,教室里面的同学你一句我一句,那模样就像一窝小鸟嗷嗷待哺。教室里面,大家都在相互的抢着同桌,又或者是前后桌的日记本看。对于我这种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内容的学生来说,自然是谢绝一切同学们对我日记本的关照。
    正当我谢绝完一圈同学们好意的时候。我前桌的一个叫黎小雅的女生转过身来看着我说:“把你的日记本给我看看呗,他们的我都看完了,就差你一个了”。

“不看不看,日记有什么好看的,你把你同桌的日记本再看一遍”。

“她的我已经看n遍了,你快点交出来,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抢咯!” 这个时候我把手放在笔记本上,做出一副害怕她抢的样子,其实我的内心一点都不害怕。甚至内心呼喊着“有本事你就来抢啊。”
     “!!!”随着一阵风的声音,一个影子略过,笔记本到了黎小雅的手中!
     “喂,还给我,别看。”我像一个女生似的呼唤着。她像一个男人似的,简单粗暴,眼看动口不行直接上手啊!
    是的,她根本听不见我在叫她,直接掀开了我的日记。
    我以为她会先嘲笑我写的内容,或者是大声的对着周围的同学读朗诵我一本正经敷衍老师的文字。但是我失算了,她的第一句话是“哇,写的字真好看,你们快看快看,这个字写得好不好?”然后便是一个个陌生的同学探头瞧一瞧,点头表示认可。
    经过一圈大家的“参阅”,我的日记本终于又回到了我的手中。比之以前多了几个手指印,纸张上有了几条折痕。也就是因为这次事件,我对这位名为黎小雅的女生有了初步的印象,她是在高中生活里第一个认识的女生。

    军训完毕,也就正式的展开了我们的学习生活,学习生活离不开学习小组,学习小组就得按照某种规矩结合咯。

    为了使得每个学习小组成绩均衡,老师需要选定一个组长的同时,让组长去选定成绩分布于各个梯队的组员。当然这种组长选定组员的时候,就是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一般选择都是比较熟悉的人。而我呢,经过开学的测试,是成绩分布于第一梯队的人。黎小雅呢,很活泼积极(从她抢我笔记本就可以看出来),她是班主任钦定的组长之一,但成绩却是位于第四梯队的人。(总共六个梯队,一个梯队十个人)。正好每个组长一个梯队选一个,组成六人学习小组。

    在分小组之前,班主任先让组长们确定一下,自由组合自己的组员,然后根据自己的选择和老师安排相结合的方式组成小组。

    这种分组方式公布以后,我就在物色我的组长!突然我头上出现一个“灯泡”。要不我就去黎小雅那个小组吧,这些组长中也就和她熟悉那么一点点。

    下课以后从她桌子旁边路过的时候我就说道:“你们小组人选好没,要不加我一个呗。”
    “好,我也想选你来着,但是怕你已经被选走了。”
    “那咱们就说定了,你不能选其他人了”。
    就是这么简单,双方都有意愿,也就一拍即合。分组之后按照老师定的规则,她成为了我的顶头上司——组长。

    分组之后,我俩成为了同桌,她说我成绩好能够帮助她学习。

    自古以来,同桌之间的关系总是不简单,特别是男女同桌之间。

    理想中的样子是我带着我的同桌好好学习,走向人生巅峰!但是现实却是,她带着我天天玩,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都在说闲话。作为一个“好学生”我自然也没有必要担心成绩会下滑,因为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渐渐的,我们也就越发的熟悉了起来。

    可能是时间久了吧,我的心里诞生了除了朋友以外的其他情感。

    她是走读生,我每天很早到教室,期待能够看见她,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

    “黎小雅,你眼镜多少度啊,怎么没有见过你不戴眼镜的样子,要不你把眼镜取下来让我看一下呗”。黎小雅本来长得就挺好看的,但是我觉得眼镜有一点影响了她的颜值,所以我想看看她真正的颜值是怎样的。
    “不看”。

她就简单的两个字回绝了我,而且隐隐约约还有一点生气的模样。
我也是自然识趣的不再过问,但是作为一个好奇心极其严重的人,怎么能轻易放弃自己想了解的真相呢。
    所以为了一睹芳容,我趁着黎小雅写作业不注意的时候“嗖”的一下取下了她的眼镜。我都还没看仔细,只见她转过身,抢回眼镜,抡起桌子上的书对我就是一阵暴打。
是的,我被一个女生暴打了,我至今也忘不了全班同学看我的眼神,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这次事件之后,她过了好几天才消气。后来她向我解释道:她的眼睛小时候做过手术,度数非常的高,当取下眼镜的时候,她会很没有安全感。这就是她为什么从来都不取下眼镜的原因。(黎小雅是单亲家庭,被父亲抚养长大,母亲抛弃了他们,所以她特别没有安全感,也特别恐惧没有安全感的感觉。)

    这个时候我很想对黎小雅说:“当你看不见或者缺乏安全感的时候,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做你的眼睛,就这样一辈子。”“一辈子”是我对青春的肯定,当然这种话我没有说出口,因为这只是我单方面喜欢而已,外加上我比较怂,最终也就只能憋在了心里罢了。

    自此,我也识趣了,也不再去抢她的眼镜。不过挨了一顿打,也看见了她不戴眼镜的样子,已经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黎小雅脾气暴躁,在我心中也算是一只“母老虎”。有一句俗语叫做“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当然我不可能去摸“母老虎的屁股”,但是去摸摸“老虎头”还是可以的。

    我开始行动起来,于是在一天早自习下课的时候,大家大部分都趴在桌上补觉,黎小雅也不例外。

    我抬起了我的手掌,准备“下黑手”。然后我就出其不意的去摸了摸黎小雅的头,还顺便揉了揉。但在我享受揉的过程中,黎小雅反手就是一堆书扔在我的脸上,那场面,比之上次更尴尬。于是接下来三分钟里,黎小雅的书便与我的脸部开始了亲密接触。我至今忘不了全班趴在桌上的同学们被惊醒之后惊恐的望着我的眼神。

    从此我也知道了,母老虎的屁股不能摸,母老虎的头我也不能摸。

    至于为什么?也是后来我才知道。

    所以我算是使用了两个“第一次”。第一次取她的眼镜,第一次摸她的头。

    时间慢慢的在我们打闹中溜走,我也成为了全班唯一一个可以管的住她的男生

但是总而言之,既然是学生,那么学习成绩肯定不能下滑,如果成绩一下滑就会被班主任“约谈”。因为我成绩较好的原因,我们上课小打小闹班主任也没有管过我们,分组之后还没有大型考试,老师也没有借口去过多的干涩。

终于半个学期过去了,我们迎来了半期考试。高一的时候没有分文理科,所以科目较多,任务也比较繁重。

随着最后一门考试科目的结束,走出考场的我没有考完试之后的轻松,而是满满的沮丧。因为在最后一科考政治的时候,教室的广播没有提醒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我也因此等着提醒再把选择题涂在机读卡上。随着代表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我慌忙地涂了几个答案上去,最终不甘心的停下了笔。这次考试结束之后,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期待着成绩,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考砸了。

随着考试结束后各科成绩的公示,总成绩也出来了。我不负众望的跌落到了第二梯队,全班十五名。虽然在我们小组仍然是第一,但是没有考出应当的水平,我们小组的平均分也就因此排在了全班的倒数。老师也出奇的没有因为成绩下降找我谈话,同桌也没有问我原因。

因为考试的失利,那几天我情绪很低落。奇怪的是我的调皮同桌比我还安静,我们在考试成绩出来之后的三天里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是在这三天里,我发现同桌和其他人都是像平时一样嬉笑打闹,唯独看见我的时候瞬间没了笑脸,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知道,但我没有问。眼看着她和那个男孩子聊得那么开心,我很嫉妒。看来一直是我自作多情,单相思罢了,我在她的心中没那么重要。

三天的沉默之后,他就主动的和她后面的同学换了位置,没有问过我的意见,我也就只能安然的接受这个结果。我们之后虽然仍然同在一个小组,但是之后的日子里说话的总和也不及我们以前一天量多。

我依稀记得在此之后她唯一的一次和我好好说话。

“你是天蝎座吗?”

“我不知道星座怎么划分的,星座是按照阴历还是阳历,或者身份证上的日期?”

“是按照阳历吧?”

“我的阴历生日是九月初四,阳历十月二十三,身份证登记日期是十一月二十二。”

“啊哈啊哈,你是天蝎座,你是天蝎座。”黎小雅兴奋的说着。

我:“。。。。。”

“不对,你不是!差了一天。”突然间,黎小雅低头说道:“你是天秤座,不是天蝎。”

我想着,已经很久没见黎小雅和我说话,便想着多说两句。“你问这个干嘛,天蝎座怎么啦,天称座又怎么啦?”

黎小雅说了三个字“没什么。”便没有再搭理我。

    时间过得很快,按照老师的要求,因为刚开始分组的时候大家的成绩都不确定,经过大半学期的学习,大家需要重新分组。

    我也因为表现优秀,被老师钦定为了组长。我没有问黎小雅是否愿意加入我的小组,黎小雅也没有问我是否愿意收留她。就这样,我有了自己新的小组,她也有了自己新的组长。

    在分组之后到高一结束,我带着我新的小组成员成绩突飞猛进,小组平均分一直都是全班第一,还能甩第二名小组的平均分几十分。但是总是感觉高中生活少了点什么,没有打闹,没有闲话,真是个“好学生”的模样。

    在此期间,黎小雅也和我有过几次交流。但黎小雅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以前的活泼开朗,到现在的“尖酸刻薄”。似乎她有双重人格,我被她的“第二重性格”推开了。我们交流的过程中总是说不上几句话就会吵起来,然后随着她向我扔书和白眼结束对话。我也渐渐的躲着她,尽量避免和她有任何的交集。

   “她很讨厌我吧!”人生的一大错觉就是——她也喜欢我。

    青春的萌动来的快,消失的也快。我从最开始的每天关注她,想起她,直到后来我感觉她讨厌我,我慢慢的把这份懵懂的感情放下了。

    终于,高一的生活结束了。如果到了高二,我们就要彻底的分开了,我读理科,她读文科,未来的我们将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考试结束后,我拿着自己的行李搭上车。

    在半途中,手机提示灯亮了。已经半年多没有动静的黎小雅给我发了消息。她这次发的消息很小心翼翼,没有半点的嚣张跋扈。

    “在吗。”随着她的qq头像的闪烁。

    “嗯,怎么了?”因为之后对她的失望,也让我的发出去的消息很平淡。

    “你是不是对每个女生都这么好?”黎小雅问道。

    “是的,。。。也不是,我只是对一些特别的人比较好而已”。我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打你骂你欺负你你都不还手。”

    “这个嘛,因为我以前喜欢你啊。”我心想,反正也毕业了说了就说了,而且现在的我也不是那么喜欢黎小雅,所以没有拐弯抹角,也没有添加任何的修饰词。

   “真的吗,我想。。。。。。我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那你还喜欢我吗?”

    如果我在半年前听到这句话我肯定会高兴几天睡不着,但是对于经历了半年的冷静期之后的我来说,这个信息对于我来说显得已经不那么重要。

    之后我们又说了些闲话,我也没有问当初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除此之外有很多的疑问,我都没有问。

    之后我们算是约定,如果高三之后黎小雅还喜欢我,我也重新喜欢黎小雅的话,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那我等你,等高三结束,我重新把你追回来。但是你高二不能和其他的女生接触听到没?”

    我简单的“嗯”了一声算是表示愿意接受她的约定。按照我对她的了解,她会遵守这个约定,会一直等着我。我们也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联系,平时相互问候。

    故事如果按照我们约定的方向发展也就会是一个完美结局了。

“但是人生总会面临很多的选择,而我的选择,总是错误的。”

未完待续。。。

(标题中的茶馆在上篇还没有出现,会在之后的篇幅中出现,很多“为什么”也会在后面内容中交代。)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