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且眼前,绝非幸福

箴尧 9天前 ⋅ 38 阅读

缘,起相识;分,忠于相守。不能长相厮守便谓有缘无分。

                                            一题记

他,家中独子。

中学阶段,他是枯燥,孑然一身。完成学业后,找一份离家近,相对平淡无奇稳定的工作。再经父母亲朋的介绍,找一个相互间看得过去的女人结婚,这些便是父母为他规划好的人生。

在青春的尾站,他忤逆了父母的意愿,执意孑身来到陌生的省份,寻找那份跨越地域思想的初恋。上天终究是眷恋了他,在青春的末班遇到了晓。

晓,家中独女。

晓的意外闯入,让他怦然心跳。她像一块磁石,牢牢地俘虏着他的心。

丘比特用金箭射中了这两个来自不同省份,不同生活背景的男女。他们无视别人的目光,忘却亲人的告诫,坠入爱情的河流。

他们执着地认为地域的差距和思想的差异是不可能阻碍坚韧不移的爱情。为了呵护这爱情。他们为未来做过各种设想。理智告诉他这些设想漏洞百出。

爱情终究是理智的迷魂汤。

他们入校已经7个月了。

晓,温柔、善良,包容并深爱着他,晓越是温柔,他越是忧虑。那不可预知的未来,他怕这一切美好都是过眼云烟。他与晓成为人世间的匆匆过客。

他怯懦了。理智告诉他,只关注眼前的欢乐,这是对晓的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温柔乡,英雄冢。他贪恋于眼前苟且欢乐,不断地欺骗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必自寻苦恼。

毕业离别伤感之魂却总是在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有天,他看到《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安和田润叶,孙少平和田晓霞的爱情故事。他终于醒悟,明白自己是那么自私。正如田晓霞所言:“真正的爱情不是利己的,而应该是利他的。”他虽不必立刻做出孙少安的选择但他绝不允许孙少平的悲剧在他的身上重演。

中学阶段的他目睹过太多情侣从相遇、相识、相知;到离别,陌生,路人。

狭隘的他,以前总认为自己的青春不能缺少初恋。现在他才明白初恋并没有宣传地那么美好,更没有憧憬的那么美丽,它是两个不成熟的男女对恋爱的期盼,却没有能力掌控这段恋情的方向。

人在最应该奋斗时,同时也是最无能为力的时间段。恋爱是男女双方的事,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的事。爱,能给予两人精神上的满足,却给不了物质上的需求。本该奋斗的时间里,男女纵情于眼前欢乐,没有物质基础的恋情,当面临家庭层面时,即便不舍,却又不得不放手。

社会没有进入高福利,物质基础免费索取前的时代,恋爱自由依然会在存在,结婚自由终究是梦。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