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症病语

刺客 12天前 ⋅ 48 阅读

  小芒,我不是对待未来没有任何期待,只是我负荷不起任何期待了。我无法假装好奇地去窥探未来,我没有勇气去回顾过去。我只想要现在,不是好好过现在,而是再也不要往前走的现在。我是时间的老赖。可是我不是赶不走。我还要继续。
我一字一句写下这些,但是在收信起来的时候,字就湿了,刚刚的水墨就一点点晕开,止也止不住。
小芒,我常常怪罪,当雨突然落下来,而我恰好不懂事地在那个点出了门,怎样这雨碰巧是在我出门。小芒,我是这样的没头没脑,不讲道理。天气预报就可以阻止淋雨,哪怕出门前我多往窗外看一眼也可以。可我偏偏没有,没有带伞,没有回头拿伞,就这样自顾自地走。雨下着它的,我走自己的,互不搭理。
在我十几年的人生轨迹之中,我都常常不打伞,玛丽苏的热潮过去了那么久,它仍然频繁地发作,像一种病症。这种不合理的想象持续到了高考之后的大学。某一天,雨中走了一遭后,不偏不倚,我看了一眼镜子,突然清醒了。或者是说,十几年持续发作之后,也该有一个间歇期了。我突然变得对自己温柔,也就是现在大家说的佛系罢。下雨天打伞,晴天也打伞。只是反而身体被宠得过分了些,小毛病总是发作。于是我又开始去起了医院。
医院,这两个字被反复翻了又翻。我念第一次,消毒水的气味让我看到医院就远远绕开;我念第二次,吃药和吃饭对我来说是同等重要的事;我念第三次,我安分守己,带着不安分的焦虑。身体曾经大幅度垮过一次,有多垮呢,讲话都是靠着意念支撑,如果我面前没有这张桌子,我随时可能倒下去。但是,我又很积极。积极地吃药,积极地希望被治愈。中药我喝过,针灸我试过,大大小小的药一直吃着。我毫不避嫌,毫无顾忌地吃着药,反正,总是会好的啊。这样活泼的想法早早地止步在了我的高二阶段。两三年之后,我又去了一次医院。这次我不抱着避之不及,也不抱着对药无比崇敬的心态。我终于像一个普通患者一样,坐在了门诊外面的长廊。
来这里的人明明都很难受,但是大家很安静,井然有序。来之前,我已经有抗拒这里的想法了。我只是病了一小会,事情有一点点糟糕而已。情绪忽好忽坏,可是小芒,之前写信给你,我觉无半分赚取同情的意思。这原本我的一个秘密,我本以为它可以作为我性格中消极的一部分,不为人所知的,伴我下去,可是现在我觉得,我有必要让你知道。
对面坐椅的人拿着手抽纸,哗啦哗啦地扯纸去堵住眼泪,眼睛已经红肿得不成样子。你看,我还有点紧张不安,我都忘记难过了,是不是没有那么严重。小芒,后来我进去了。这个治疗心理的地方和以前我去过的那些治愈身体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医生不会因此就多半分好脾气。医生看着我的情况报告,中途接了一个有情绪地电话,不耐烦地把对方的话搪塞回去后,又继续看着,神情没有半分变化。来这里之前,我已规规矩矩,将这几年的情况写在纸上,像一份罪状书。
医院的一大好处就是,这里的人都将生病看作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管是感冒还是可能危及性命的病症。来到这里,他们都对我很温柔,叫我小姑娘。我在心里叹口气,我的确没有经历过人生的大风大浪,可是面对生活的一团乱麻已经让我手足无措了。
整个过程可能很潦草,之后的结果也是。从医院进去,我只是等着医生宣判:小姑娘,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多休息多和别人聊天就没事了。可是,她一问我,我一开口,就哭了,而且抽抽噎噎,狼狈地拿着纸巾堵着鼻涕。
医生问我:要不要吃药。我摇了摇头,心虚又不安。医生问:那要怎么办呢?可是你已经很难受了呀。
我没有继续,红着眼睛就走了。回去以后,我没有任何好转。我从前总是把医生当作最后一道防线,我乖乖等着吃药就好。可是这次,我先自己挣扎,最后才找到的医生,我带着那么一点期待不安,等着医生把我赶出去:你什么症状都没有,只是压力太大了。但是医生非常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你还年轻,药也不可能吃太久….后面我没有听着太清楚,趁着外面太阳还很大,我拿着伞掩护着,就走了。
事情出现转机,竟然是在期末挂科的这一门上。虽然我丧气得如此厉害,总归还是拖着自己学习。其他科的成绩都好看地摆在那里,只有这门,一脸坏脾气。本来查完成绩就要歇一会的情绪,就在这下,突然爆发。
大哭一场之后,我突然决定好起来了。
很奇怪吧。抑郁症在大家的眼里可能只是瘫在那里等待着蒸发,一动也不动对待人生毫无希望。但是抑郁症在我身上的体现反而是略有“小资情怀”,先过好生活,再来挑剔生活;是的确努力排除了内因,再来怪罪“人间不值得“这样的外因。
我向来反对“抑郁”是“抗压能力差”的表现,我只是难以说服自己为糟糕的以后再继续努力。喜欢和期盼也是有能量条的,每件事情都可以消耗或者增加能量条,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当一件事情一下子清空了能量条,就会很难再从事物上面看到喜欢了。
挂科是一门小事,但是它让我一下子从自己满是丧气的世界清醒,这样下去,失败还有更多。小芒,你看,很糟糕了对吧。高考一败,夏令营二败。但是还可以再糟糕一点。像是一场大战结束之后,归期难盼,我蹲在地上,就差嚎啕大哭。但是前线又穿出来敌人入侵的消息,我收拾收拾眼泪,又气势汹汹地上战场。
既然归期难盼,收拾收拾眼前的战场,再哭一场,不迟的啊。
毕竟我是想做一个高级丧。不是因为失败才丧气,而是因为有些人就是情绪会低落一些啊,可是这并不影响啊,我可以这样隐匿在人群中,过一辈子的。既然决心过一辈子了,那就要拿出过一辈子的态度来。
照样喜怒,照样哀乐,只是情绪不那么好,罢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