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2岁的藏族男孩夏吾

嗤嗤 12天前 ⋅ 82 阅读

其实我有深深喜欢着的人

是那样一个

我觉得 如果没有了他就不可以 的人

 

在 遇见你之前

也在 离开你之后

 

从来没有幻想过

我也会有这么罗曼蒂克的夜晚

在20181005

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

 

凌晨三点到五点和你

牵着手慢慢散步在空旷无人的街道

 

刚认识的不到六个小时的我和你紧紧依偎

一切回想起来是一场

 

十月初的青海已经有些寒冷

尤其是早晚昼夜温差很大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像发神经一样

在那个点完全感受不到冷冽的大风

只想和你一直 走下去走下去

 

哆嗦穿过只有依稀几盏路灯的街道的时候

倚靠着裹着我灰色流苏围巾的夏吾热丹啊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只是当时在藏式酒吧里面坐在你的旁边

听着你们唱着藏歌  讲着好玩的段子

被逗的哈哈哈哈哈大笑

看到你坏笑的侧脸的时候

觉得星星都要冒出来了

在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 他们要我和你亲一下

我犹豫了很久亲了下去

我承认我其实很自私地想

也许这样我会忘记那个我喜欢的那个人

他们再起哄说没看到

好吧好吧然后你回亲了一下我

发出了一声"mua"

还好灯光是紫色迷幻了

隐形的红色爬上脸颊又悄悄褪去

 

你对我重复藏语

是"a-qio-嘎歌"

是我爱你的意思

我也说

"a-ye-qio-嘎歌"

 

走着走着我们离得越来越近

你说 要牵手吗

不知是环境作用还是酒精进脑

于是从最开始的牵手到十指相扣

紧张出汗的左手换到右手再换回左手

从天到地我们边走边聊迈着同步的步伐

看着影子从金黄灯光一片中不断拉长变短

 

后面想想觉得很神奇

本来觉得只有相似的爱好兴趣才能产生话题

这么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碰撞在一起也有火花

你讲你的文化和爱好

我讲我的漫漫独行

 

慢慢走到了那个东山与西山中间夹着的大桥

你说了一个极其美丽动人的传说

卓玛山和勇气山英俊山的争斗史

不知道是真的有这个故事还是现想的

在你给山编名字的时候我差点笑岔气

 

桥上风有点大于是我就靠到了你的肩膀上

你比划着对就是那么这么最后它赢得了胜利

 

又或者你对着桥下指着说这里原来是个学校呢

那里再走十分钟是我老家了噢

好好好 我说

你微笑着说 哈哈哈别嫌我太唠叨了啊我老是啊

一句话不厌其烦说好多好多好多遍

你真可爱 我说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

 

我和你边走边说话 说累了就唱歌

看月亮爬上来还有月亮代表我的心

记不起歌词的时候就用什么哼着调带过

然后边唱变笑

是的 那晚的月亮很细 时而还被乌云覆盖

 

不知不觉快走到我住的宾馆

而我并不想这么快离去

我故意走了另一个方向说

我们再多走一会吧

 

转个弯后街道上变成惨白的灯光

突然晃的有些睁不开眼

这条路其实之前很黑的没有什么灯光  你说

哇那以前要是走这条路很害怕的诶  我说

 

你说对呀之前有强盗噢

很早以前有个故事就是

一个强盗要抢一个女孩子的钱

强盗说把你最宝贵的东西交出来吧!

……

女孩子亲了强盗一口

……

最后他们结婚了

 

我笑的不行,一秒戏精上身

装作超级强势超级凶 直视着你的浅棕色瞳孔

我说  把你最宝贵的东西交出来

 

于是你也看着我慢慢凑近

……然后我们亲吻了

……很久

 

突然一辆不知颜色的车经过

还特意停了下来

里面的人好像很惊讶的看着我们

我害羞得把脸躲在你的身后

想起在大桥上你说的

在这里25岁结婚就已经算很晚

以前两个小情侣在街上牵手都显得很奇怪

突然觉得在这个属于藏族的地方上

汉族的我和藏族的你变的很近却又离得这么远

 

车终于走了啊

我们相视一笑又继续接吻

深深的  很深

你的皮肤好干好粗糙耳骨好冰好冷

我把头埋在你肩上又抬起来

用脸上的肉怼怼你的脸

想闭着眼睛给你暖暖耳朵

你说 有点冷我们回去吧

我说 不好不想回去

 

然后我们又笑了 

 

走回宾馆你留下了

想抱着我睡你说

…嗯,那就对着你的信仰发誓

   你不会对我做什么吧

…好,可是对着哪个发誓呢

…是绿度母还是文殊菩萨是弥勒佛还是……?

我晕了晕了,想了想

…啊那就还是以信仰之名吧

 

今天我在西宁的塔尔寺看到

千千万万风尘仆仆的磕长头的藏族同胞

有的还是小不点懵懵懂懂看着我

有的是安祥的老的快走不动的爷爷奶奶

还有的就和你我一样大带着厚厚口罩外的

那防备的看着外人的眼神

让我又想起了你

 

我无力想象着

你对着没有尽头的路磕着长头

虔诚念经的时候是什么样呢

这么一想的话好像刚才遇到的

那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是你一样

想到你们这么辛苦我眼泪差点破出眼眶

 

如果过了很久很久的某一天

我又遇到了你

你会对我说什么?

你还会记得我吗?

 

是故意酷酷的溜滑板飞速过去

还是开着机车说你我终于能带你去兜风啦!

 

第二天在我离开同仁前你还在医院值班

我买了最晚一班从同仁回西宁的班车

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等了四十分钟

对哦 因为忘记加你的微信也没有你的电话

所以被告知你不在时我愣住了

 

你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啊

在医院最深处阴暗的角落

在长途车站等着最后的时间流逝

在西宁犹豫最后半天回不回同仁的我

其实也明白了

 

这只是一晚的罗曼蒂克

而已

 

回到西安以后

我还是我

 

留在同仁的你

也要做你所想

 

有缘再见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